当前位置 : 主页 > 资料库 > 正文

两岸企业家交流:游戏开发是梦想和文化

在 2014 Digital Taipei 第一天下午的两岸游戏产业高峰论坛中的“两岸游戏市场的特性与消费喜好之探讨”座谈会中,邀请到来自台湾与中国大陆多名知名游戏厂商执行长、总裁等至现场,分享彼此在两岸推广游戏时所观察的差异,并分享自身经验。座谈会中谈到,台湾玩家的游戏习惯与大陆游戏有所不同,台湾玩家较喜欢益智类型或是操作性强的游戏,可能是因为台湾游戏产业以及教育水准皆领先大陆游戏产业。

由乐升科技许金龙董市长主持的座谈会中,主办单位邀请到台湾游戏厂商唯晶科技创办人、雷爵网路董事长,以及昱泉国际董事长至现场,与来自中国大陆的飞流九天、掌上明珠、乐港以及墨麟科技四间游戏公司执行长一同探讨“两岸游戏市场的特性与消费喜好”。

手机游戏在这两年于游戏产业中崛起,北京掌上明珠自 2003 年成立至今已 11 年,在手机游戏尚未窜红的时候,他们已专注在此开发,因此许金龙先请掌上明珠执行长武春雷先分享他对于两岸手机游戏的消费者之间的差异。

武春雷先分享自己对台湾游戏市场的看法:“热酷游戏执行长刘勇在主题演讲时提到,他是看着台湾的游戏长大的,我想我们这个年纪地人应该都是这样的,当然不管是什么类型的游戏,都是从台湾来的,因此我也吸取了许多的理念和精髓,今日来到台湾也怀抱着一种朝圣的感觉。”

手机游戏市场发展了 10 多年,但却被认为是近两年才突然爆发的一个产业。武春雷指出,很多人认为手机游戏是从 2009 年起步,2011 年暴发,至 2014 年快速成长,但对于经过整个过程的掌上明珠来说,这个暴发不日突然来到的,而是许多开发商的心情累积的结果;说到第一款游戏大家可能会想到贪食蛇,那种具备巨大限制(当时手机只能显示 128*128 象素)许多游戏开发者把梦想都在此实现。然而随着智慧型手机的诞生,游戏市场产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例如中国大陆有许多网页游戏厂商看着这个风向,便快速杀入这个领域,并将开发或是行销手法等,都快速的提升、扩大;而现在武春雷认为,手机游戏已经变成了主要的碗筷。

乐港科技执行长陈博也接着分享,从网页游戏转到手机游戏过程,对于两岸玩家特质的看法。陈博提到,他对于台湾的印象很好,首先就是吃的(笑);在游戏方面,他从小就是玩台湾、日本的游戏长大,但可能文化相近的关系,对于台湾的游戏可能又更亲近些,像是第一款玩到的游戏《仙剑奇侠传》,这些文化对他的影响还是很大。后来,来到台湾后,他发现台湾与他想像中的不一样,以《神魔之塔》为例,台湾玩家玩游戏都比较专业,且深入、有耐心,喜欢操作、策略性强的游戏,而大陆玩家就比较喜欢无脑的游戏。

另外,台湾游戏的生命周期会比较长,陈博同样拿《神魔之塔》来说明:“这款游戏在台湾排行榜第一名的位置很长一段时间,在大陆虽然《我叫 MT》的时间比较长,但跟台湾比起来还是短了许多。”

针对陈博提到的内容,许金龙提问:“觉得台湾与大陆的玩家习惯不同,但游戏来到台湾似乎也没有针对其中的内容进行修改?”关于这个问题是由成立 3 年的墨麟科技执行长陈默来回答,他指出,就墨麟而言的话适从发展阶段来决定,通常他们都是 50 个人负责一款网页游戏,虽然公司人数有不断扩大至现在 1700 人,但游戏同时要在多国推出,如果每款游戏都要修改,那时间和人力上一定忙不过来;由于手机游戏的崛起,现在网页游戏在大陆的发展很平静,因此未来会更加重视台湾以及国外市场,并针对游戏进行订制化的内容。

陈默进一步分析:“洗量型的产品虽然数字好看,由于台湾人口较中国大陆少,因此洗量型的游戏在台湾很快就会衰退。建议若要在台湾推出的产品,建议要将游戏内容与收费平衡调整好,才比较容易在台湾取得好成绩,生命周期也会比较长。”另外,陈默也指出,他认为台湾的教育水准比大陆来的高,因此在游戏内容的深度上会比较复杂些,而对于 PK 的认知也与大陆玩家有所不同。

接着昱泉国际董事长曹约文很感谢能测此座谈会进行两岸交流,首先她指出:“创业的都有梦想,人死怎么样死都可以,但没有梦想就死的很惨。”她表示,做台湾市场,我们要跟你们(指中国大陆)学习;据她所知,现在中国大陆的游戏每个月的流水都突破 200 万人民币,而台湾目前有没有达到这样的,我觉得我们需要继续学习。

雷爵网路董事长张厥猷则发现,同样是可爱,但是台湾的可爱风格和大陆的可爱风格不同,台湾的可爱比较偏向日系,而大陆的可爱有自己独创的风格;而在台湾的排行榜上甚么类型的游戏都有,而同样类型的游戏,或是未中文化的游戏等的接受度都很高。

而唯晶科技创办人詹承翰先探讨“游戏”二字,现在台湾的游戏业被政府归类为“文化创意产业”,这是一个承载着文化的东西,但现在在台湾成功的游戏,许多都是来自中国大陆。詹承翰认为:“现在的游戏其实不是承载文化,而是关注人性、关注心理层面的东西,十几年前的《仙剑奇侠传》就可以说是文化创意的东西,但现在却是一个看谁能够抓住主流的东西。”

针对詹承翰提出的“游戏”,武春雷则认为,在玩手机游戏的玩家,可能大多原先都不是玩家,因此他们无法接触马上感受到制作人在游戏中投入的“爱”,对他们来说游戏就只是来打发时间的东西,在这样的环境下,才孕育出中国大陆这种市场,因此才会出现疯狂复制、快速复制等山寨行为,从市场来说也许是成功的,但以整体未来来看,希望游戏能回归源头,未来可以朝向两种方面发展,第一是娱乐性,让休闲玩家可以利用零碎时间让自己快乐;第二是希望游戏开发商能更加投入,把游戏拉回到文化、创意产业上。

陈博后来强调,在中国大陆最重要的就是流量,为什么腾讯这么强大,就是流量多,中国大陆的开发商都想要把游戏推上腾讯。为什么《神魔之塔》有腾讯推,可是反应却还是不好?对此,陈博表示:“就如前面所提到的,台湾的教育水准与游戏方式与大陆不同,因此对大陆玩家来说这游戏可能比较不适合,既然反应不好,那腾讯也不会再继续推动,即使其他地区的结果是成功的。”

在座谈会中,飞流九天科技杜木刚总裁表示,其实台湾还是可以继续研发,台湾其实有很多人才,可以做出许多有创意的产品,且会有一席之地的。他认为,台湾有自己独特的优势,包括一些很旧的 IP,并且非常期待台湾有很多研发商能与飞流合作。

最后,许金龙询问:“如果现在要制作或是代理一款游戏,会想要是甚么类型的游戏?在两岸市场上会有这样的选择,为什么?”

“甚么事情是我们两个可以一起做的?”,曹约文认为,第一件事情是要精准的定位,第二个是预计于 10 月推出的新东西,而这项东西不是不能做,而是没有想到。

陈默、陈博、武春雷,以及杜木刚都认为,接下来的游戏还是针对自己公司适合、擅长的游戏来开发;武春雷特别指出:“我们应该做一个快乐的人,快乐地做一款让人快乐的游戏。”

张厥猷旗下有《万王之王》,不过这款游戏几年内无法继续开发;第二个是《天外》这是一款 Kuso 类型的游戏;第三个《童话》则是以爱为主题的游戏,适合亲子一同游玩的游戏;另外,雷爵现在希望能将台湾的创意推至全世界。日前,雷爵推出了一款新益智游戏《Chicken Scramble》,张厥猷表示,这款游戏我们直接在全球的平台上架,目前还在学习,例如观察大家的反应,或是怎么针对玩家的回覆进行回应等。

至于唯晶科技接下来将会朝向原创 IP 的路线发展,詹承翰表示,过去台湾 10 年的原创 IP 就是三剑,而唯晶想要做的事情在短时间内可能没有办法赚很多钱,但 10 年后会是很有价值的 IP。詹承翰指出:“我们想做长期的企业,希望现在做的事情是有梦想,有文化的。”

来源:巴哈姆特

【来源:】

上一篇:脏鼎套路多 王师傅微博分享四套新卡组
下一篇:《永恒之塔》全新技能卡激萌上线